<acronym id="eoo0u"><wbr id="eoo0u"></wbr></acronym>
<menu id="eoo0u"><tr id="eoo0u"></tr></menu><sup id="eoo0u"><option id="eoo0u"></option></sup>
<acronym id="eoo0u"><center id="eoo0u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oo0u"></acronym>
<rt id="eoo0u"></rt>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> 關于《絳都堂》中華先氏風采人物始祖先軫
搜索
關于《絳都堂》中華先氏風采人物始祖先軫
?

先軫(約前680年—前627年),曲沃(今山西聞喜)人,春秋時期晉國名將、軍事家。因采邑在原(今河南濟源縣城西北),故又稱原軫。先軫曾輔佐晉文公、晉襄公兩位霸主,屢出奇策,并以中軍主將的身份指揮城濮之戰、崤之戰,打敗強大的楚國和秦國,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同時擁有元帥頭銜和元帥戰績的軍事統帥。[1]

本名:先軫

別稱:原軫

所處時代:春秋時期

民族族群:晉國

出生地:曲沃(今河南濟源縣)

出生時間:公元前680

去世時間:公元前627

主要成就

指揮城濮之戰、崤之戰

人物生平

晉國公子重耳是晉獻公的兒子。他從小就喜歡結交士人,十七歲(公元前673年)時就有五位品德高尚、才能出眾的朋友。先軫就是其中一個。[2]

656年,晉國發生驪姬之亂,公子重耳的五位朋友追隨他逃到了狄國。[3]

636年,在宋國、楚國、秦國等多方幫助下,流亡在外十九年的晉公子重耳回國即位,是為晉文公。晉文公即位后重用先軫與狐毛、狐偃、趙衰等人,一時之間晉國國勢強盛,賢臣良將蔚然于晉室。[4][5][6]

這個時候,齊已無力爭霸,秦又偏處西隅,只有楚國和晉國有力量爭取中間地帶從而稱霸。所以,晉楚城濮之戰是決定春秋中期局勢的關鍵性戰役。

城濮敗楚

公元前633年,楚國組織諸侯聯軍攻打宋國,宋派人向晉求救。

晉是否救宋是建立霸權的關鍵問題。如果不救宋,不僅失去宋國,也將失去其他小國對晉的信任。救宋,楚國實力比晉國強;而且晉國距離宋國較遠,并且有曹國、衛國——兩個楚國盟國隔在中間,勞師遠征,困難很多。文公因此猶豫不定。先軫向文公進言,認為必須出兵援救宋國,這關系著晉國的前途,而困難是可以克服的。他向文公分析救宋的重要意義:報答宋國對曾流亡的文公所施的恩惠,解救宋國因為背楚附晉而遭到的危難,樹立晉國在諸侯心目中的威信,奠定晉國建立中原霸權的基礎,全部在此一舉。狐偃贊成他的看法,并且提出攻曹、衛以解宋國之圍的建議。[7][8]于是,于是文公下定決心,出兵援宋。

晉國將軍隊分為上、中、下三軍,先軫為下軍佐,輔佐下軍主將欒枝。[9][10]

632年,晉軍借道不成之后繞路渡河,侵曹,伐衛。晉軍用先軫的計謀,在幾天內攻陷了衛國的五鹿(今河南濮陽縣南)。[11]

二月,晉國中軍主將郤縠去世,文公任命先軫為新的中軍將。

三月上旬,晉軍攻入曹國都城。這時,宋國國都被楚軍包圍,被迫再次向晉告急。晉文公想要與楚交戰,卻為身后的齊、秦兩國態度不明而感到進退兩難。先軫提出建議:可以指使宋國賄賂齊國、秦國,讓齊、秦替宋求情,勸楚撤兵;同時晉國再扣住曹國國君,將曹、衛的部分土地劃分給宋國,以此激怒楚國,迫使其拒絕齊、秦的調停。這樣齊、秦二國既接受宋國賄賂,又被楚國駁了面子,必定會與晉國合作,共同討伐楚國。文公很高興,采納實行了先軫的建議。[12][13][14]

一切都按先軫的計劃進行著。楚成王決定知難而退,他撤回大軍,把統帥子玉留在宋國駐扎,囑咐他不要出戰晉軍。但是以善戰聞名的子玉卻執意請戰。楚王十分不滿,又拿他沒辦法,于是只給他派了少數兵力。[15][16][17]

子玉為求勝利,想出一個計謀。他派出使者來到晉國,提出只要晉國放過曹、衛,退還土地,楚軍就解除對宋國的包圍。狐偃聽后很憤怒,認為子玉作為楚臣,卻要用一個宋,來與晉國君主換取曹、衛兩國,是對國君無禮,應該馬上攻打楚軍。而先軫卻看出了子玉的如意算盤:子玉這一句話就使對宋、曹、衛三國都一下子安定下來。而如果晉國拒絕,就是得罪這三家,也等于拋棄了之前要救援的宋。楚國得到三項恩惠,晉國卻得到三項怨仇,怨仇太多,晉國還怎么稱霸?不如將計就計:一面針對曹、衛急于復國的心理,允許其秘密復國,并乘機離間其與楚的關系;一面囚禁楚國使者,激怒楚國。先打起仗再說。文公聽了很高興,立即照辦。于是曹、衛二國各自派使者與楚國斷絕了關系。[18][19][20]

子玉果然大怒,率軍撤圍北上攻打晉軍。文公聽從狐偃的建議,遵守當年與楚王的諾言,讓軍隊后撤九十里,暫時避開楚軍鋒芒,同時也為了取得有利的地理位置。即成語“退避三舍”的出處。子玉不顧眾人意見,執意要追擊晉軍。[21][22]歷史上有名的“城濮之戰”就此展開。

四月初,晉、齊、秦、宋四國的軍隊來到衛國的城濮(今山東鄄城西南)駐扎。[23][24]幾天后,晉軍在城濮以南的有莘與楚軍對陣。晉下軍佐胥臣用虎皮蒙馬,率先攻擊楚軍戰力較弱的右軍,右軍潰敗退卻。同時晉上軍將狐毛豎起將、佐兩面大旗向后退去,下軍將欒枝用車拖曳樹枝,揚起塵土,偽造出撤退的假象。楚左軍果然步步緊逼,導致孤軍突出,暴露了側翼。先軫便率領中軍攔腰襲擊楚左軍,偽退的晉上軍也迅速折回,向楚左軍發起反擊。楚左軍也潰退了。楚軍全部遭遇慘敗,子玉立即收回敗退的軍隊,撤出了戰場。[25][26]城濮之戰至此結束。

戰后,晉文公朝覲天子,會盟諸侯。周天子正式命晉文公為侯伯。晉國終于實現了“取威定霸”的政治、軍事目標。而楚軍統帥子玉則在不久后的回楚途中引咎自盡。

城濮之戰一改自古以來固定的戰爭模式,創造了戰場機動用兵,集中兵力打擊敵人的先例。決戰當中,晉軍針對楚軍部署及其主帥驕躁輕敵的特點,采取避強擊弱,佯退誘敵,各個擊破的戰法,最終取得了決定性勝利,成就了晉國中原霸主的地位。[5][6]

爭議:這段歷史有少許疑點,因此也有學者做出假設:此戰中晉軍實施的所謂戰法可能只是因為迷路而歪打正著的結果。其依據有二:《左傳》中提到此戰中晉中軍曾因遭強風而迷路,陷入沼澤并且丟失了一桿軍旗,這可能就是狐毛另豎將旗的原因[27];《國語》中提到城濮之戰之前,又或者過程中,先軫曾因某種原因打算撤軍,是楚王孫啟為他分析了楚軍有幾大致敗的因素,才使先軫改變主意決定出戰,最終獲勝。[28][29]

全殲秦軍

628年冬,晉文公逝世,晉襄公繼位。秦國乘其霸業動搖的時機,發兵私越晉國國境,長途奔襲鄭國,沒料想在半路上被鄭國發覺,于是秦軍臨時改變計劃,滅掉了晉的鄰國滑國后便返回了。[30][31][32]

晉文公還沒下葬,晉國的霸權便遭重大挑戰。面對這種情況,先軫當機立斷,率先主張阻擊秦軍。而襄公與欒枝等都認為,沒報答秦國出兵平亂、擁立晉文公的恩施,反而攻打他們的軍隊,會愧對死去的先君。先軫力排眾議,認為不為友鄰君主吊喪已經是于禮不合,而秦國更不顧忠臣諫言,為貪婪而趁機動兵,在不借道的情況下擅自越境,企圖攻滅晉國的同姓國,既然秦國這樣狂悖無禮,晉國也不需要再講什么恩施了,今日攻秦正是接下先君的重托,為了子孫后代著想。必須馬上出兵阻擊秦軍。于是晉國緊急動員軍隊,把喪服染成黑色,用先軫的意見在崤(今河南陜縣東南)的狹路設伏,攔截秦軍。四月中旬,秦軍經過崤,遭到晉軍伏擊而慘敗。這一戰,秦軍孟明視等三名主將被俘虜,軍隊也全軍覆沒,甚至有記載稱秦軍沒有一個人逃脫。史稱“崤之戰”。

崤之戰是歷史記載中第一場伏擊戰,從此之后戰爭基本改變了約期陣列而戰的運動會形式,進入了戰爭藝術時代。[6][5]

爭議:先軫在秦國強大之前抓住戰機,狠狠打擊了這個潛在的敵人,挫敗了秦國控制晉國并且進取中原的戰略企圖,秦國從此后只好向西發展;而同時,此舉也提前激化了秦、晉的矛盾,以至于兩國公開決裂,為秦、楚聯盟埋下種子,加上北方的戎、狄乘機侵擾,最終造成晉國三面受敵的戰略局勢。因此后世對先軫這次的決策褒貶參半。

怒斥襄公

晉襄公的嫡母懷嬴是秦穆公的女兒。她請求將俘獲的三名秦將釋放回國,讓秦國去懲罰、殺死他們,以免兩國結怨過深。襄公答應了,隨即將三人釋放。[37]

先軫朝見襄公,問起秦國囚犯,襄公告訴他已經釋放了。先軫勃然大怒:將士們不知多少花費力氣和生命才擒獲的敵軍主將,卻因為婦人的幾句巧言而在轉眼間被輕易赦免!像這樣毀傷自己的戰果,長敵人的志氣,晉國要不了多久就會滅亡了!先軫越說越氣,頭也不回,狠狠啐一口唾沫就離開了。襄公醒悟了,急忙派人追趕,但為時已晚,秦將已經渡河。[38][39][40]

先軫一時盛怒,不顧尊卑而口不擇言,又當著襄公的面“不顧而唾”。然而襄公卻沒有責怪先軫,甚至還反過來為了釋放戰俘的事向先軫道歉。先軫越發自責。[5]

免胄殉翟

同一年,狄人攻打晉國,晉國出兵抗擊。八月,晉軍在箕(今山西蒲縣東北)擊敗狄軍,俘獲一名狄軍首領,史稱“箕之戰”。戰后,先軫脫下頭盔鎧甲,沖進狄軍中戰死,以此討伐自己冒犯襄公的罪過。狄人將先軫的首級送還給了晉國,其面色如同活人一般。[41]

先軫以死明志,這是堅守清白的古人的作風,是他高尚精神的體現。[5]

先軫死后,其子先且居繼任中軍將,成為晉國主帥。

596年,也即先軫死后不到三十年,先氏子孫先榖因懼罪而逃奔狄國,并且陰謀伐晉,最終被滅族。先氏家族從此退出了晉國政壇。[42][43]

軍事成就

先軫一生的軍事活動主要是指揮了城濮之戰和崤之戰兩次戰役。城濮之戰中,先軫幫助猶豫不決的文公下定爭霸決心,并用他的謀略為此戰鋪平道路,最終終于指揮晉軍與楚軍進行了有名的城濮之戰,大敗楚軍,為晉文公建立霸權奠定了牢固的基礎。文公去世后,其子繼位為襄公,先軫又率軍與秦軍進行了崤之戰,伏擊并全殲秦軍,俘其三帥,創造了中國軍事史上第一個干凈漂亮的殲滅戰戰例。

思想理論

先軫善于接受前人經驗并加以創新,能夠運用多樣化謀略,從而豐富了中國古代戰略戰術,對軍事學的發展作出了貢獻。

將外交因素納入戰略范疇,并開了“兵者詭道”的先河。城濮之戰前,先軫所采用的外交手段,具有極濃的詭詐性、欺騙性,與傳統思想指導下的戰爭外交迥然不同。先軫所指導的城濮之戰,是中國古代軍事思想發展的一個轉折點,是軍事發展道路上的一塊里程碑。

以“詭道”思想指導戰斗,豐富和發展了中國古代的戰術。城濮之戰中,先軫運用詭詐和突然兩個因素,力爭戰場上的優勢和主動,增大了勝利的概率。他根據戰斗編組把它看作三部分,根據其各自的特點分別采取不同的戰術,最終左、右兩軍被各個擊破,最強的中軍也成為了弱軍、孤軍,不得不退。這樣的指揮藝術,在先軫之前和同時代,是絕無僅有的。

此外,崤之戰雖然不是理論指導下的自覺產物,但對后世殲滅戰思想理論的確立,有一定的啟迪意義。[44]

人物評價

晉國趙衰以識人出名,他對先軫的評價就是“先軫有謀”。的確,無論是城濮之戰還是崤之戰,先軫以其出眾的謀略,處處考慮得當,讓晉國順利大敗強敵楚、秦,開創文、襄霸業。這位富于韜略的軍事家,既有籌謀策慮之長,又有臨陣指揮之能,而他的謀略頗有普遍的指導意義。然而,這位杰出的軍事家卻不是政治家。他為人公忠體國,耿正忠誠,最終以身殉義。

歷史評價

晉文公:“先軫曰‘軍事勝為右’,吾用之以勝![45]

趙衰:“欒枝貞慎,先軫有謀,胥臣多聞,皆可以為輔佐,臣弗若也![46]

欒書:“昔韓之役,惠公不復舍;邲之役,三軍不振旅;箕之役,先軫不復命:晉國固有大恥三![47][48]

劉向:“羞小恥以構大怨,貪小利以亡大眾;春秋有其戒,晉先軫是也![36]

馮夢龍:“臨機何用陣堂堂?先軫奇謀不可當。只用虎皮蒙馬計,楚軍左右盡奔亡![49]

余邵魚:“賢哉先仲車,獨冠邦家杰。盡職事文公,罄謀著楚烈。崤山擄孟明,城濮摧荊羯。雖困狄兵圍,威風猶猛烈。哀哉救不來,舍身盡臣節。千古仰高風,英名常赫赫![50]

個人作品

《漢書·藝文志》中提到東漢當時已經失傳的兵書著作,《孫軫》五篇、圖二卷。

有觀點認為《孫軫》就是先軫所著的兵書,理由有兩條。一是先秦古音中“先”與“孫”的發音接近;二是先軫從前656年隨重耳逃出晉國,到前628年死于箕之戰,與考證出的孫軫活躍在約前650年到前620年的結果基本吻合:依1972年出土的竹簡《孫臏兵法》殘句“……田忌問孫子曰子言晉邦之將荀息孫軫之用兵也未……”可以看出孫軫是晉國著名將領,而且應該活躍在晉獻公和荀息之后,也即約前650年之后;按照《藝文志》記載的順序來看,《孫軫》成書在由余的《繇敘》之前,也即大約前620年之前。[6][5]

后世紀念

先軫祠原址在今左權縣城南1公里的莊子村,疑為當時晉國人所建。元代,其祠被贈封“晉大夫先軫之神”;明洪武七年,又賜號“晉大夫先軫之廟”。[5][51]

參考資料

[1] 李孟存,李尚師著,晉國人物評傳,延邊大學出版社,2006.07,94

[2] 司馬遷《史記·卷三十九·晉世家第九》:晉文公重耳,晉獻公之子也。自少好士,年十七,有賢士五人:曰趙衰;狐偃咎犯,文公舅也;賈佗;先軫;魏武子。

[3] 司馬遷《史記·卷三十九·晉世家第九》:獻公二十二年,獻公使宦者履鞮趣殺重耳。重耳逾垣,宦者逐斬其衣袪。重耳遂奔狄。狄,其母國也。是時重耳年四十三。從此五士,其馀不名者數十人,至狄。

中國史上首位殺神,像殺豬般宰了三萬秦軍,四百年后白起十倍奉還

先軫一戰,也改變了整個中國的歷史進程,至此,秦穆公欲東進中原的美夢破滅,只能朝西方的西戎少數民族地區擴張勢力,成為西方霸主。不久,秦穆公死,秦國霸業如風而去,日漸衰落,之后自春秋一世,均牢牢被晉國所壓制,無法越過崤關半步。

歷史上第一場伏擊戰是怎么打的

中國古代戰爭中,歷經幾千年,早已經形成了戰爭的藝術,有謀略,有指導思想,有多種多樣的其他手段輔佐,為的就是將敵軍擊退或者擊潰,由此形成了各種各樣的兵法、陣型等等。在春秋戰國這一段歷史上,誕生了無數個第一。周或者商之前因為文字記錄不多,很多戰爭已經無從考證,而在春秋戰國時期,...

春秋時代第一次南北大戰,兵家圣祖先軫打出了令人發指的戰爭藝術

面對咄咄逼人的楚國,先軫精心部屬,層層設計,軍事外交雙管齊下,步步料敵機先,前后左右之間,來路去路,針細密線,紋絲和縫,無不一一算到;偽裝、佯退,誘敵,側擊,種種謀略,極盡奇詭變化之能事,特別是其中先軫使用了多種心理戰來蒙騙誤導敵軍,即便從兩年六百年后的今天來看,亦多有借鑒意義

千古名將英雄夢

中國兵法的祖師爺并非孫武,而是這位被遺忘的春秋第一戰神

作為春秋時代晉國百年霸業的最大推手,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讓“兵不厭詐”思想在戰爭中成功運作的軍事天才,先軫并沒有得到他在歷史中應該有的待遇,《史記》中并沒有為他單獨列傳,《左傳》中對他的敘述也是寥寥數筆,后世的史家們好像選擇對他自動無視了千古名將英雄夢

文史作家,專注中國戰爭史

打印本頁】 【關門窗口
上一篇:關于 《絳都堂》文化·散文· 捉 螃 蟹 [2019/10/31]
下一篇:關于《絳都堂》中華先氏宗族之堂號 [2019/9/13]
集團概況。集團產業。產品展示。新聞中心。企業文化。客戶中心
Copyright  www.banquet-on-the-moo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權所有:貴州絳都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地址: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學子路(老朝陽村)貴州大學北區53棟101號
電話:0851-83621912 手機:18984588936
郵箱:924392216@qq.com
ICP備案/許可證:黔ICP備2021007527號-1
貴公網安備 52011102002477號
技術支持:貴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
91精品无毒不卡在线播放,诱人的护士bd在线观看,天天爽天天爽夜夜爽毛片,国产午夜无码精品免费看,国产精品一区AⅤ影院,人妻熟睡入侵中文在线,熟女a视频在线播放